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港丰买电器 » 正文

和老公的好友在黄昏发生了关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9:50:27  

老公的好友
我老公陈东不在家,他到深圳出差去了。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,懒得做饭,就在厨房泡方便面,电视在客厅里寂寞地开着。电话铃骤然响起,是江浩,陈东的死党。

 
十分钟后,江浩就坐在了我家的沙发上。他说他刚刚吃过,他看着我吃方便面。我狼吞虎咽地吃,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。我们聊天,说到陈东,说到江浩的太太雅文,说到他们两岁的儿子豆豆。


“家里有个孩子热闹多了,你们怎么不要个孩子,都结婚四五年了。”江浩随便一问,我的脸就红了。我何尝不想有个孩子,我们一直没有避孕,却一直也没怀上。


我和陈东从没到医院去检查过,在我内心深处,有着深深的恐惧。我不敢去医院,害怕真的查出是我的问题。没有孩子的日子,我和陈东对彼此反而更迁就,潜意识里我觉得对不起他。他倒是无所谓,不止一次对我说过,我就是他的孩子。就冲这一点,我对他别无所求。


  江浩看我走了神,伸出一只张开的手在我眼前晃动。我们相视一笑。这是第一次我们在没有陈东和雅文的情况下见面,我们并不生分。江浩在家里坐了两个多小时,我们看完了一张影碟,聊得很开心。


 陈东回来后,江浩又来过两回。八月的一天,江浩打电话给我,约我出去喝茶。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我很想说,我是你朋友的妻子,话还没有出口就觉得太俗气了,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
我略施粉黛就出了门,我的出现让江浩眼前一亮。


  小屋的秘密
 我和江浩相对而坐。我们喝茶聊天。我们绝口不提陈东、雅文和豆豆。我们都在小心地把那时那刻同生活隔绝开来。这样的约会大约三四次的样子,我们只是喝茶聊天。


 不能想象陈东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。雅文呢?其实我们也没有做错什么啊。于是心安理得地赴约。从来没有想过生活里会又出现一个男人,即使是异性朋友。我的向往是有老公有孩子的平静生活,也许因为没有孩子,注定早晚会打破这种平静。


 九月,江浩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。那是间15平方的小屋,在武汉的一个里弄里。木制的地板,光着脚踩上去甚至会吱吱地响。木制的窗户上刷着绿色的油漆,还有竹帘遮太阳。还有书,满架子的书。再就是床,一张大大的木头床上铺着一张蓝格子床单。“如果你喜欢,随时可以来。”江浩把一把钥匙放在我的手里。


 我想象过家外有家的生活,在我和陈东的家之外,我再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天空。居然实现了,而且这方天空下还有一个男人。我被这种隐秘的快感刺激着,我居然没有拒绝,我握住了那把钥匙,没有了是非观念。
 “你为什么要租房子呢?”“离我单位近啊,中午可以过来休息。”“你真是奢侈啊。雅文知道吗?”“怎么会让她知道呢?”……那个下午,我们在房子里看书聊天,我很享受。谁说成年男女间不会有纯真的友谊,我和江浩不就是吗?我们像两个玩过家家的孩子。


之后,那个地方成了我的另一个家。有时我和陈东吵了架,我会去那里呆上一两个小时。有时我无意间路过那里,也会上去,清清扫扫,看看门窗关好了没有。这个地方离我和陈东的家不过两站路,却是另一个世界。这间小屋在我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。


冲动的出轨


九月下旬,我和江浩在小屋里不期而遇。我刚和陈东吵完架,而江浩是加班加累了,过来坐一坐。他进来的时候,我正哭得伤心。“陈东这家伙又欺负你了吗?还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?”他很自然地从背后搂住我。我的身体一抖。


我想挣扎出来,他却越搂越紧。我和陈东吵架,是因为三楼的李太太多事,本来我和陈东一起买菜,遇上六十岁的李太太,她喊住我拉家常,东扯西拉说了半天,然后问:“怎么不要个孩子呢?是不是有什么病,有病就要早治啊。现在医学发达,能治好的。”


我想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个孩子了,无论如何孩子可以证明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,哪怕是怀孕让肚子鼓起来一次我再把它打掉。一回家我就和陈东商量这事,他却发起火来。“你不是说过只是时机未到吗?用得着去医院自己吓自己吗?医院,就是没病都要整出点病来的地方。”我们就为这吵了起来。我觉得我们的的确确需要一个孩子了,而他认为凡事要顺其自然。 “为了要一个孩子,为了封别人的嘴,我甚至愿意面对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切,为什么他不理解我的心?”我把自己的隐私毫无顾虑地泄露给另一个男人,试图在他那里找到答案。他没有回答,只是拍着我的背,然后吻我。

 
我的心变得很安静。那个黄昏,我们彼此交付。


之后,我无比地后悔,我怎么能和老公的朋友发生关系呢?我这是怎么了?就算是和陈东吵了几句,也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啊。我把钥匙放在桌上,仓惶而逃。江浩怎么道歉,怎么解释,我也听不进。


真相的背后


十月,我向来准时的例假没有来。我偷偷去妇产科检查月经不调。“不会是怀毛毛了吧?”医生看了我一眼。“去查个尿再来。”我把结果拿给医生看。“你有了。要不要?”“什么有了?”“孩子啊。”
真是一个天大的玩笑。我当时想向全世界宣布---我有孩子了!第一个电话打给了陈东。“我有了,我有了,我终于有了。”“有什么?”“孩子啊!”


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。我终于过上了我理想的生活,有老公,有孩子。在家里,陈东什么也不让我做。在心里,和江浩的那一段就像一场梦,过去了也就过去了。生活啊生活,真是太美好了。
一天回家,陈东一个人在掉眼泪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。“你怎么了?工作上遇到麻烦了吗?”我一边问,一边去厨房给他倒水。“我们离婚吧。”陈东抬起头,很认真地说。“为什么?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?我们的宝宝也快来了。”我百思不得其解,心里又担心我和江浩的事他已经知道了。

 
那天晚上,陈东一直没有回答我,对我特别地温存。


陈东离开的那天,一点迹象都没有。早上醒来,早餐像往常一样已经在炉子上。屋子里的地明显被拖过,还有些地方没有干。我在吃早餐的时候看到陈东放在桌上的那封信。
“小萱你好。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不是你不好,是我。我没有勇气面对你和孩子。因为那孩子不是我的。早在三年前,我就瞒着你去过医院,医生说我没有生育能力,我怕你知道,所以一直不让你去医院检查……不管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,你一定要留下来,我知道你一直想当妈妈,你的年龄也不小了。时间到了,我会回来办离婚手续。安心生养,祝顺利。”


生活总在意料之外。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给江浩打电话。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,我根本没有他的手机号,只有他的家庭号码。电话是他太太雅文接的。“小萱姐啊,这么久也不打个电话来……”雅文很亲热的样子。江浩不在家,我留下口讯,陈东离家出走了,请他帮我找。


江浩一回家就给我电话,问是怎么了?那个黄昏之后,我和江浩的关系恢复到了正常的轨道,我犹豫了片刻,还是没有告诉他我怀孕的事,只说了陈东的不辞而别。让他一有消息就告诉我。


陈东好好地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,只是不想见我。我的手机偶尔会收到陈东的短信,他总是问孩子,他说我留下孩子,就是对他最好的原谅。


这些日子以来,我一直在犹豫,要不要这个孩子。他的到来是多么地不容易,也是多么地不光彩。他诞生在欺骗和背叛的缝隙里,又是宽容和良知给了他生存的理由。


  但是,孩子总得有个父亲的。既然我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江浩孩子是他的,那么我应该原谅陈东吗?即使他真的愿意接受这个孩子。或者,我应该去寻找新的幸福?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